今天上午,华为公司正式决定起诉美国政府。

华为针对的是美国《2019年国防授权法案》第889条条款。该条款明令禁止任何获得政府贷款或拨款的执行机构、政府承包商或公司华为和中兴购买设备和服务,禁止美国政府机构与华为的客户签署合同或向其提供资助和贷款。

华为的诉求是:法院判定《2019年国防授权法案》中针对华为的限制措施违反宪法,同时颁发永久性禁令,禁止实施该限制措施。

那么华为能否胜诉呢?观学院就此采访了中国通讯业观察家项立刚。他表示:

听到华为起诉美国政府的消息,觉得华为背后肯定有高人指点。这场官司是非常有意义的。

一、证明了华为的底气

华为现在正面临美国政府的压力。美国不仅不允许华为进入自己的市场,同时还不让华为参与其他国家的5G建设,阻碍华为发展。华为状告美国政府,证明了华为的底气:华为的设备绝不会出现安全问题。在这一点,美国政府拿不出任何证据。

这场官司向全世界昭示了华为的清白,以及强大的技术能力。

这场官司会持续很久。在”五眼联盟“已经松动的情况下,这些国家看到华为敢于打官司,状告美国政府,会更加倾向于向华为靠拢,相信华为的技术能力。这对华为冲破各国的围堵,也是非常具有好处的。

二、给华为做了一个大广告

以往在媒体上宣传华为顶级的技术能力,需要大价钱。而现在,各家媒体竞相刊登华为状告美国政府的消息,极大地提升了华为的形象。上一次华为得到这样的宣传效应,还是在2013年,思科起诉华为(观学院注:思科诉讼华为侵权的焦点,一是源代码侵权;二是技术文件及命令接口的相似性,思科认为华为在开发这些接口的过程中采用了思科申请私有协议保护的技术。)

这一次,美国政府也是在一定程度上,推动华为成为了世界最顶级的企业,让全世界都知道了华为。

三、无论输赢,华为都不会有影响

美国法院很难会判决华为胜诉,如果判华为赢,美国政府下不了台。如果判华为输也没有关系。全世界很少会有人相信,华为真的有问题。这对华为的声誉并不会造成多大损害。

项立刚认为,华为起诉美国政府,最终结果大概率是庭外和解。在这样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里,双方都退让一步,达成和解。最大的可能是,美国放弃拉拢五眼联盟抵制华为,减少对于华为安全性的指控。

但是想通过这样一场官司,让华为重返美国市场也不太可能。华为大概率还是会放弃美国市场。

不过,一位法律界的相关人士则表示,和解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和解一般发生在政府起诉企业的情况下。尽管华为起诉美国政府会有很强大的舆论宣传效应,但官司的最后结果,并不会太乐观。

从之前的案例来看,这类官司通常会以法院驳回诉讼为主。比如之前的俄罗斯的公司“卡巴斯基”也曾经起诉美国政府。

2017年12月18日,卡巴斯基提起诉讼,要求推翻美国政府封杀其产品的禁令,称美国政府违反了《行政程序法》和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但最后,法庭驳回了这家俄罗斯公司的诉讼。

Twitter也曾在2017年4月向美国旧金山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欲通过法律手段,阻止政府部门要求该公司提供一名用户相关资料的行政命令。该用户此前曾发表多条推文,反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强硬移民政策。最后,以twitter撤诉作为结局。

另外,美国法院针对这类官司,经常选择能拖就拖。2015年,“我们的儿童”基金会状告美国政府在环境领域的不作为,结果过去了整整四年,这场官司至今没有判决。

华为这次诉讼的难度也就可想而知了。

更多讲座,尽在“观学院”微信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