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婉雪

来源/壹娱观察

随着“流量经济”与“粉丝文化”的兴起,一些自带大量流量的明星,逐渐成为娱乐圈的重要存在。影视剧需要他们来吸引收视率,品牌需要靠他们“带货”提高销售量,甚至不少影视作品的拍摄,也需要他们来吸引投资。其实,无论是收视率、还是带货能力,看重的还是这些流量明星背后的“粉丝力量”,而这也是现在人们常说的“粉丝经济”的一部分。

在这样的背景下,粉丝维护就成为了明星团队的头等要事。除了影视剧的拍摄工作外,明星还需要在微博等社交平台上发布一些可供粉丝娱乐或消费的内容,这样以明星打头阵,通过直播、线下见面会等多种途径的互动“宠粉”行为,被现在圈中的粉丝们统戏称为“营业”。

可在“粉丝经济”当道之下,在娱乐圈除拍戏等本职工作外,便不做营业的明星也大有人在。如《流浪地球》中饰演片中吴京儿子的年轻演员屈楚萧,从《我不是药神》中火了的王传君等等,这不禁让人们将这些“讲演技、不营业”的明星与另一种流量明星做对比,相比之下,前者是真不营业吗?本文将从“粉丝经营”角度出发,来看一看这两类明星在本职工作外的“营业之道”。

“流量”明星们的营业之道

既然说到营业这个问题,我们不妨先来看一看走流量路线的明星,大多背后是如何操作的。

以李易峰为例。凭借一部《古剑奇谭》走红的李易峰,在此后的娱乐圈道路上,粉丝数量可以说是只增不减。

《古剑奇谭》剧照

仔细分析,李易峰作为明星,对粉丝的营业不得不说是极为成功而见效的。无论是在粉丝探班时,亲自赠送各种贴心小礼物的“宠粉”行为,还是个人的言行举止、外貌形象上,甚至是微博等社交平台上,由个人或工作室不时发出的供粉丝讨论的话题或照片,从营业的角度看,可以说李易峰作为明星而言,并未让喜爱着他的粉丝们失望过。

也因此,他的粉丝数量越来越多,累积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群体,开始拥有具备组织性的粉丝应援。如这般的应援原属于“粉丝文化”中的一部分,放到当下,也可以说部分应援组织,被认为是明星团队营业工作的内容之一,且被标记为“重点”。

我们现在所说的“粉丝文化”,早在2005年的《超级女声》节目时便已初具雏形。随后受“韩流”的影响,内地娱乐圈的审美逐渐更偏“鲜肉型”明星,同时粉丝也开始模仿韩国的追星形式,为明星建立论坛、CLUB、应援站等,“粉丝文化”进一步成熟,到了现在的“流量时代”,粉丝团体已有了更专业的模式,为明星“走花路”(简单而言,即希望自己支持的明星前途顺利、一路光明)保障与推动。

笔者采访了几位来自不同一线明星后援站,粉龄均超过10年的资深粉丝。据她们介绍,针对明星的粉丝,官方一般会分作4个等级(程度依次加深):路人粉、散粉、死忠粉和证言者。大多官方会组织明星的粉丝群体,成立专门的粉丝后援会,专门对接官方团队。等级最高的“证言者”,则大多就是该官方后援会的核心。后援会中会有专门的“粉头”,负责带领分工不同的粉丝团体,进行一系列应援活动。

而官方惯常的做法是将需求告知“粉头”们,由她们来负责接下来的操作。一个后援会中,粉丝们的分工也很明确。

一部分负责在微博平台上,为官方后援会账号做媒体运营,召集粉丝对明星及其工作室官方消息的转发和宣传,美工和文案,或负责在平台发起一些活动,如转发并@一位好友,便获得抽奖机会,奖品为该明星的周边或其他奖励不定等,为明星的作品或活动做宣传。

一部分负责明星线下的应援活动,如机场接送机,活动中的前线拍摄,后期修图,应援口号及标语牌的设计与策划。包括以明星的名义,发起募集,做一些线下公益活动,以树立明星在社会上的正面形象等。

还有一部分则负责“外交活动”。这个“外交活动”,多有两个方向:氛围拥有庞大粉丝群体的明星,粉丝们在建立官方应援站后,会以总站为中心,向全国乃至全球各地做辐射型发散,形成以官方总站为核心,其余粉丝团体组织为分站,分散驻扎在各地的模式。其目的在于,便于在各地做活动应援的同时,能够最大程度提升明星曝光率,及在各地区的影响力。

另外一个方向,则是以该明星的官方粉丝站的名义,与其他明星的官方粉丝站进行互动。如其他明星出了作品,以该明星的名义进行道贺,祝福等,在宣传一波自己偶像的同时,也为偶像在其余明星的粉丝心中,提升了好感度。

除此之外,由于流量商业化的原因,还有部分粉丝后援会,会与明星官方团体对接,主动掏钱用来买水军,买热搜或刷流量等,为明星提升商业价值。当然,这并不是值得提倡的行为。

如今的粉丝应援组织,已在明星官方团队与资本的操作之下,形成愈发清晰的组织脉络,作为明星“营业”的一部分,贡献着自己的力量,从各个方面,协助明星团队为明星的事业铺路。

走流量路线的明星本身,实则也已经并不局限或依附于作品,更多的是作为一个“IP”,甚至是一种商品的意义,供粉丝进行消费。而走上这条路线的明星,对粉丝的依赖度更大,因此,不仅需要与粉丝应援组织时刻保持友好关系,还要通过线上或线下等相对频繁的互动,建立人设等方式,保障流量的不流失甚至增加。

? ? ? ? ?不营业的背后

是明星的态度与团队操作

但就像前文所说,即使是“流量时代”,也不是所有明星都会走营业路线。比如在今年春节档大热的《流浪地球》,除吴京之外,作为主演的屈楚萧也因为这部电影走进大众的视野。

这个年仅23岁便在中国第一部科幻电影中挑大梁的演员,在《流浪地球》中所展现的硬汉与少年感兼备的演技,获得大批观众的好评,微博粉丝数量也因此激增。不得不说,屈楚萧与电影一起火了。值得注意的是,在他大火之后,观众对他的评价则是褒贬不一。

《流浪地球》中屈楚萧饰演刘启

在《流浪地球》正在热映的期间,屈楚萧曾用自己的小号怒怼网友,显露出自己“看不起流量明星和营销”的意思。不仅如此,随着个人人气的提升,屈楚萧的更多负面新闻被爆了出来。屈楚萧在微博和豆瓣上的小号被人扒出,粉丝们发现他加入了“爱大胸妹”、“跟踪学”、“搭讪学”等小组,同时,也用小号发表了一些诸如“我们戏子”、“想到同性恋就恶心”的言论,被不少网友吐槽其“叛逆”、“三观不正”。

据公开资料显示,仅2月17日,屈楚萧便因不同的负面新闻连上了3次微博热搜,粉丝对其的好感度受损,粉丝数量也在那段时间有所下降。面对这一情况,至少从表面看,屈楚萧及其团队并没有做任何危机公关,甚至屈楚萧还在前些天宣布解散自己的粉丝后援会,称“谁都别把谁当谁”、“只想踏踏实实做自己,做自己喜欢的事”。

这样不营业明星,曾在微博中建议屈楚萧不要做流量明星的王传君也是一个。因《爱情公寓》关谷神奇一角走红的王传君2018年被传吐槽《爱情公寓》抄袭,拒绝出演该剧的大电影而被《爱情公寓》的忠实观众口诛笔伐,其耿直的性格和不加修饰的言论,在这场风波中可见一斑。

然而一部《我不是药神》让观众看到了他的演技,王传君再次走红,可随着曝光度的增高,社交网络上起先清一色对于其演技的赞赏,到后来却演变为对他个人的各种质疑与指责。以致于到最后,有不少喜欢王传君的粉丝忍不住呼吁:“他是个好演员,请别捧杀他”。从这一系列的事件我们可以发现,王传君无论是在微博等平台上,还是公共媒体面前,都少见公关的痕迹,或者说即便有却不到位。

同样的,因《我不是药神》、《大象席地而坐》和《无名之辈》等作品而广受关注的新生代演员章宇,走的也是实打实的演技路线,章宇作为演员相比在社交网络上各种争上热搜的明星、与粉丝各种互动的小鲜肉们明显低调很多,除常规的媒体报道、电影宣传外,最直观的就是在媒体上、社交网络上很少见到有关章宇的话题,即便在微博等社交媒体上发布一些“状态”,照片上的个人形象也颇为“自由洒脱”,毫无“偶像包袱”。

《我不是药神》剧照

综合这3个新生代青年演员的例子,共同点都是因作品走红后,在一些突发事件后和日常活动中不见任何“流量营业”的操作痕迹。基于此分析,或许是考虑到这些走“实打实演技派”路子的明星而言,由于本人不喜“营销”,或与流量当道的主趋势背道而驰的性格原因,因此通过建立人设、参与娱乐综艺或活动吸粉等方式,并不适合他们。

然而,相较走流量路线的明星,需要时刻注意自己的人设,保持与粉丝的友好互动,有着各种各样的等“束缚”,不营业的他们看起来则相对自由,即使个人作风有问题,但只要不越过基本的做人和道德准则,就不会引起大范围“口诛笔伐”,造成大量脱粉。不过,这样的自由并不是毫无压力的。在这样的自由背后,是这些明星对演技的追求和锤炼,和对自身实力的自信,当然,也意味着更大的冒险。

身处竞争激烈的影视圈,宛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即便是选择不营业的明星,也不得不面临如此“残酷”的现实环境。因一部好作品一炮而红,被观众记住;或因知名度不够,接不到好作品而沉寂,一生都无法被人知道名字。这就像是一个赌博,往往很多人穷极一生也等不到“红”的机会,即便他(她)实力并不弱,而有人也会因一件事、一部作品爆红,而这之后往往才是挑战的开始。从某种角度看,帮助明星在娱乐圈中拓展人脉,磨练演技+选对剧本,是走这一路线的明星及背后团队的营业之道。

不营业吗?未必

文章到此,可见营业与否,对于明星来说皆有利弊。

我们再从公开数据看,无论是2018年度电影票房TOP10中,名列前三的《红海行动》《唐人街探案2》《我不是药神》,还是2019年截至3月1日,票房名列前三的国产电影《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飞驰人生》,都足以证明,如今的观众,对于影视作品的审美和要求都在提升,好剧本+好演技,才是获得高票房的关键。因此,推动“粉丝经济”的主要因素之一,其中也是最重要的因素,一定是扎实和过硬演技。毕竟炒话题可以带来一时关注,“宠粉”可以提升粉丝对明星的“黏性”,但只有好作品才是真正可以留住粉丝,进一步扩大粉丝群的“正路”。好作品当然要有这些明星经得住考验的演技作为支撑。

《我不是药神》王传君饰演的吕受益

然而,对于现在这个愈发快节奏和“娱乐至死”的时代而言,大众对于明星类型的消费也是多样性的,有粉其颜值的,有粉其演技的,更有粉其性格的,……。一个明星有粉丝,就意味着其具有一定的“粉丝经济”的价值,只是不同类型的明星,因其粉丝多寡、粉丝层次不同、粉丝构成不同,其“经济价值”也各有不同罢了。

故而,无论是走“演技派”“实力派”而选择不营业的明星,还是在作品之外,投身商业漩涡,极为重视“经营粉丝”的营业明星,各有其存在的价值,也都各有其要走的路线,也两者在当下都是必不可少的存在。

不过,近一两年我们发现,无论是从行业环境、还是社会舆论环境,对于所谓的流量明星的追捧远不如以往,反而人们对于明星的演技或专业开始重视。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开始有颇具实力的青年演员涌现出来,而以往的流量明星们也纷纷使出各种解数展露自己在专业方面的实力,或者营造自己努力、勤奋的人设。单从这一点就可看出,对于一个明星而言,话题是必不可少的,但却不是必须的,要在这个圈子里站稳脚跟,得到粉丝的喜爱、行业的认可,归根结底,提高专业实力、打磨演技才是王道。

与粉丝密切互动,通过各种方式进行“宠粉”的行为,被“粉圈”认为是营业,而像屈楚萧、王传君这样在社交平台“直言快语”,不见迎合粉丝言行,即便出现所谓的负面也不见任何公关痕迹的明星,相对于前者被认为是不营业。但细究后者背后,因演技获得业界的肯定,因作品被众人所讨论,进而聚集起大批粉丝。在这之后,相比前者将“经营个人形象”获得粉丝作为团队工作的重要部分,后者显然更希望用演技、作品说话,不注重人设的打造。然而,演技需要不断磨练,好作品更需要认真打磨,从这方面看后者显然要比营业的明星下更多功夫,冒更大风险,毕竟后者在“放养”粉丝的情况下,要赢得更多粉丝的喜爱和关注,就需要不断地推出好作品。如果说这样的明星在粉丝方面没有直接营业,那同为赢得更多人拥趸,被认为不营业的明星是不是真的也没有通过其他方式营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