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人的感情事,一向是传媒的焦点。想起赵颂茹(Yu),大众还是不自觉联想到她与前夫周永恒提出离婚时铺天盖地的报导。被同床共枕的枕边人背叛、家暴,Yu因此经历过人生低潮,但今天的Yu已经走出伤痛,只有放下了,才能冷静地回忆起那些前尘往事。周永恒再婚,再为人父,眼前的赵颂茹,也早已浴火重生,「回头想起,感激这些经历,教懂我如何为人女儿、母亲和女人。」

拥有高挑身材,在伸展台上自信满满,曾经推出唱片,风光背后的她,内心曾经很自卑。「拍拖时争执,我常常问自己,是不是自己做得不够好?」她自言在关系中地位较低,不时会「怪自己」,甚至为了爱迎合对方。不懂爱惜自己,因为从前不觉得自己值得被爱,「我常常觉得自己不够好。」

从前我觉得自己是零。

Yu

回忆过去,她自觉缺乏自信。(郑子峰摄)

Yu是家中长女,她坦言父母虽然疼爱自己,却往往不懂得表达,「他们对我要求严谨,当时又要照顾妹妹。」年纪轻轻,已经感受到压力。华人社会的家庭较为内敛,任何事都靠「心照」,爱、关心、赞美从来都不会轻易说出口,「记得我有一次考试只得96分,慌张得要向家人道歉。」鲜有感受到家人的鼓励,「做得不够好」的想法从小就植根在Yu的心中,长大后走进关系,也只懂得将就,没有听清楚自己内心真正的声音。

如今到她为人母亲,对女儿的赞美从来不吝啬:

忆起与前夫周永恒的婚姻,她自嘲自己当时是「佛系」地拍拖结婚,「和他由拍拖到结婚,从来都没有planning。」她的爱情很单纯,21岁遇上初恋情人,27岁结婚,仿佛达成不少女生梦寐以求的人生目标:初恋情人就是老公。风雨过后,再次想起,她却自觉「我的婚姻很儿戏」,「从前觉得到了某个年纪,大家都会结婚生子。所以当对方提出要步入婚姻阶段,便顺理成章地答应对方。」

她自言从来没有仔细想过对方是否理想的终生伴侣,「回头再看,当初与他的价值观或许早已不合,结婚前,我们的确没有太多沟通。」的确,婚姻不能将就过去,也不能只靠一人之力维系。

在媒体大肆报导前夫出轨前,Yu早已知悉第三者的存在。「当我知道他外遇的那刻,脑海中只有两个字,就是出卖。」她自言家人就是一条team,应该共同进退,得悉枕边人背叛自己的当刻,她选择了忍耐。「我给了一年时间,让他成长和改变,如果当时他知错能改,我或许会重新接受他。」

用心良苦却换不回浪子回头,为了让两个女儿可以在健康的家庭环境中成长,她决绝地提出离婚,「我觉得作为妈妈,一定站出来要保护女儿,不能再逃避问题。」当初的山盟海誓粉碎了,她有了离开的勇气,却不能洒脱地放下。

从前身边有个人可以和自己讨论女儿的事,陪自己逛街市说说柴米油盐,现在,却只剩下一个人。

Yu

为了女儿,她主动提出离婚。(郑子峰摄)

离婚后,除了不惯,更把Yu推向人生中的低潮,她自言从前觉得离婚很羞耻,「我很怕和別人提及自己离婚,自己单亲妈妈,又曾经被家暴。」那些伤痛的回忆,她不愿触碰,也不愿提及,曾经有一段时间,她封闭自己,不愿见人。然而,只有面对,才能跨越伤痛。「当时不论街外人,还是身边的亲友,都支持自己。」她才慢慢撕去贴到自己身上的标签,开始接受过去的自己。

低潮过后,她选择享受一个人的时光。(郑子峰摄)

她自言从前花了太多时间恋爱,现在更加渴望一个人的时光:

单身的日子,她不需要再迎合任何人,成为別人眼中的理想对象,「我希望建立一个完整的自己。」 过去的她不了解自己,找不到自己值得欣赏的地方,离婚后,学习母兼父职,才知道自己原来很多事都「做得很好」,「自己独力照顾小朋友,努力工作养家,没了他的日子,连爆水喉也要自己处理。」

她仍然相信爱情。(郑子峰摄)

单亲妈妈,负担较重,但她的自信却在这段日子中一点一滴地建立起来。她的人生,不再顺从任何人,也不再满足「女人要结婚生子」的社会期望。跌过碰过,她依然相信爱情,却不再是当初那个单纯的小女孩,最重要是她终于学会爱惜自己,「只有这样,另一半才会懂得欣赏自己。」由轻率地爱到学会等待,只有等到真正心灵契合的伴侣,才会再次投入关系。因为真正的爱情,不应有半点将就。

访问当天,从过去说到现在,Yu的脸上都多了一份自在:

记者:周咏詩

八叔推荐

美国天然果酸沐浴露,

洗个澡,痘痘、鸡皮不见了,

一键磨皮+美白!

如果深入交流,请加八叔私人微信hkhk27 ,

微博:@八卦香港

合作:微信 dinho66

八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