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评论区话题丨你怎么看法国骑士的那些拙劣表现?

1513年,全欧洲的目光都聚焦在战乱不断的意大利和整个地中海,而孤悬西北欧海外的英格兰则似乎正在成为一个边缘国家。但随着法国与神圣罗马帝国间的洲际大战蔓延,几乎大半个欧洲的势力都被卷了进来。依然保有巨大势力的英格兰人,自然无法免俗。而热衷战争和冒险的亨利八世,也将在这一年首次踏上战场。

青年时代的亨利八世

虽然亨利八世所属的都铎王朝,是在法国人庇护与资助下夺取了江山,却很快就为了利益与法国人渐行渐远。早在他父亲亨利七世时代,英格兰军队就曾经在布列塔尼登陆过。但在百年战争之后,英军进入法国通常只是为了示威和勒索,在拿到补偿金后便会直接回国。

反法同盟的建立 让亨利看到了击败法国的机会

年仅20出头的亨利八世,不愿意顺着父亲的轨迹给自己增加点财路。他一方面需要战功来稳固自己的王位,一方面也希望从法国人手里夺取土地。由于彼时的英王还经常宣称自己具有法兰西的王位继承权,所以亨利八世的行为就不会显得奇怪。加上妻子凯瑟琳的西班牙娘家已经和哈布斯堡联盟,亨利也受到了神圣罗马皇帝马克西米连一世的引诱。最终,英格兰加入了反对法国的康布雷同盟,并着手开辟新的西北战场。

亨利派出的首批部队 赶赴巴斯克地区作战

1511年,作为英军进攻法国西前奏的10000名陆海军士兵,被国王派往南方。他们在实力建增的皇家海军护卫下,抵达了位于比利牛斯山脉附近的巴斯克地区。亨利派遣这支部队,主要是为了支援自己的岳飞费迪南二世。后者正带着西班牙军队同法国人作战,准备拿下位于法西边界的小国纳瓦拉。至于真正的英军主力,则将在稍后度过英吉利海峡前进。

亨利八世的旗舰“亨利大帝”号

到了1513的年6月6日,亨利已经初步完成了自己的战争动员。超过20000人的军队被从英格兰-威尔士和爱尔兰地区被征集起来。其中有8000人作为先头部队抵达了英吉利海峡以南的加莱。这里也是英格兰王国在欧洲大陆的最后领地,更是他们进攻法兰西腹地的桥头堡。国王甚至还在行动前就从大陆盟友境内招募了800名德意志雇佣兵,在约定时间内同主力会合。他自己则在30日带着另外11000多军队抵达。

英格兰步兵中的长弓射手与重甲步兵

英军的首个目标便是诺曼底地区的小城特鲁昂。他们用堑壕围困了城市,并尝试用地道+炸药的爆破方式,弄塌特鲁昂城墙。炮兵部队则在城外筑起了一座炮台,方便火力直接倾斜到城墙背后。法军守备队的兵力非常有限,却不甘于仅仅锁在城墙背后等死。小股部队一直在乡间活跃,袭击落单的英军或辎重补给队伍。

英军的首个目标?特鲁昂

但亨利的英军具有绝对数量优势,并不会被局部骚扰所牵制。国王下令全军继续在城市东部建立稳固的第二个营地,以便在围困之余也挡住了法国军队的可能增援路线。在漫长的围攻战期间,他还有幸会晤了南下的马克西米连皇帝。后者虽然有其他战事分心,却也为亨利提供了更多雇佣兵部队。

亨利八世与马克西米连皇帝的会晤

虽然法国在整体国力和动员水平上都强于英格兰不少,但他们此时却接连陷入了意大利与西班牙边境战场。经过改革的早期王室常备军部队,被大量派往南方作战,剩下的也必须驻守国内的重要城镇。所以他们实际上组织不了太多的部队进行反击。一直到7月,才有800雇佣的阿尔巴尼亚轻骑兵出场。他们成功的突破了英军的封锁线,将部分补给品带入了特鲁昂。在留下80人帮助守军后,其他人又折返突围,将城市的近况报告给决策层定夺。

来自巴尔干半岛西部沿海的阿尔巴尼亚骑兵

8月,法军才匆匆聚集起了第二支7000多人的增援力量。除了数目不少的宪兵骑士连外,还有不少国内的常备方阵民兵和德意志雇佣军部队。这确保他们可以在正面战场上与英格兰-哈布斯堡联军抗衡。在已经熟悉了战场环境的阿尔巴尼亚人雇佣骑兵引导下,缓慢的进入战区。他的总指挥是被授予了宪兵骑士大师的贵族军团--帕里斯。麾下的贵族军官团里还包括了2名公爵和大名鼎鼎的无畏骑士--巴亚德。

担任法军总指挥的宪兵骑士大师 帕里斯

相比之下,联军的兵力虽然占有,却被分散在两个独立营地里。大量的德意志、爱尔兰雇佣兵和英格兰地方民团一起,主要负责攻城。英王亨利则带着主要的机动骑兵部队,在城市东面预防法军大部队介入。两个营地之间还有一条河流阻隔,仅仅靠工程师临时修建的五座小桥相连。而且大部分英军此时仍然保持了中世纪后期的军队样式,无论步兵还是骑兵分队,都有不少人在使用传统长弓作战。为他们提供掩护的重步兵也多以较短的戟与钩镰为主要武器。如果遇到法兰西骑士和长枪方阵的夹击,非常容易溃散。加上需要防备守城部队的突围,英军实际上可立刻抽调的部队也比较有限。

在百年战争后期成名的法军宪兵骑士部队

但帕里斯却在靠近战场后作出了错误决策。因为忌惮联军的兵力强势,他担心正面交战失败会让法国暂时失去保卫西北部的野战力量。所以决定首先削弱围城部队,并为城里的守军再次进行补给。然后期望以两头的兵力进行对峙,迫使亨利八世自己主动调离军队。

正在起祈祷的巴亚德 他是当时欧陆驰名的勇武骑士

所以,法军将全部的步兵都留在了后方营地。包括帕里斯在内的全部2000多骑兵,将分兵三路行动。精锐的宪兵骑士将分为两组行动,同时攻击联军的两个营地。在吸引到他们的注意力后,让阿尔巴尼亚轻骑兵再次突入城内运输物资。为此,每个雇佣骑兵的马上都悬挂了熏肉和一袋火药。他们还特意选择了联军防御最松懈的凌晨出击,准备给对手造成巨大混乱。

亨利八世军队中的北方边地骑兵与德意志雇佣步兵

但在行动开始后不久,作为主力的宪兵骑士分队就遭遇了对手的侦查部队。那是一些长期活跃在英格兰北部的边地骑兵,虽然装备寒酸且不被委以重任,却经常肩负起了侦查、袭击和征粮等必不可少的职责。他们显然不是法兰西精锐贵族的对手,在事件不长的遭遇战中被轻松击溃。但也为英军带去了法军已经抵达的消息。亨利八世尽管不清楚法军的总兵力和计划,还是机警的派出了大量兵力布防。首批1100名骑士部队朝着轻骑兵指点的方向冲去,更多步兵和雇佣军也开始从河对岸的营地赶来。

法国人的犹豫不决 让自己错失了全部战机

帕里斯在关键时刻又犯下了第二个错误。因为知道自己的分队已经被发现,他直接放弃了进攻对手营地的想法。但为了确保阿尔巴尼亚分队的补给成功,他又选择在原地驻足观望。尽管麾下的骑士曾建议他加速发起攻击,但他却认为那样做意义不大。

英军的骑兵部队中还保留了不少骑马步弓手

很快,亨利八世派出的英军骑兵部队赶到。在发现法国骑士部队后,他们立刻按照几百年里的旧传统布置作战。贵族骑士与他们的侍从在中路策马集中,跟随他们的弓箭手则开始下马向两翼延伸。当帕里斯还在犹豫不决之际,密集的长弓箭矢开始射入他们的队伍。

宪兵骑士连在当时已经完成了全骑兵化转变

理论上,法国的宪兵骑士们也拥有自己的骑马步弓手掩护。但随着法军陷入各地鏖战,骑兵数量开始供不应求。于是很多原本的弓箭手编制,就逐步将自己重新转型为装备较轻的重骑兵。所以,在面对样式更古老的英格兰骑兵时,法国人反而非常被动。他们在之后的短兵交接中也不再占有任何优势。

英法两国骑士的短兵相接

此时,已经接近特鲁昂的阿尔巴尼亚人也遭到了联军步兵的射击。整个围城阵地都因为敌情而重新警戒起来,让原本要浑水摸鱼的东欧人也没有办法。这些不善于打硬仗的巴尔干轻骑,迅速溃败,并在无意中又冲入了法军骑士的侧翼。

法军骑士陷入了英军骑兵 弓箭手和德国佣兵的包围

最后,大批枪矛林立的德意志雇佣兵方阵也逐渐抵达,大有包围所有法国骑士的架势。法国人的士气瞬间跌到谷底,大部分人转身开始疯狂撤退。纵然有帕里斯和勇敢的巴亚德不断激励和鼓舞,还是阻止不了其他人的求生欲望。一些人不仅丢掉了骑枪或长矛,甚至撤掉坐骑身上的马甲,以便加快逃跑速度。联军骑兵则在后面追赶了几个小时,俘虏了包括主帅帕里斯在内的很多贵族军官。巴亚尔个人战力再强,也双拳难敌四手。索性按照古老的骑士制度,向一名他看到的英格兰贵族军官投降。

正在同德意志骑士交谈的马克西米连皇帝

在战场的另一头,还是有宪兵骑士分队发起了徒劳的进攻。但面对已经严阵以待的联军,小规模骑士部队根本难以为继。这些人也只能加入了逃亡者的队伍。这样战役就在法国人的混乱溃败中结束。他们损失了几乎全部的骑兵,只有少数人得以逃到步兵营地幸免。英军的损失则轻微的可以忽略不计。由于有大量的骑兵阵亡,他们的马刺被英国人搜集出来。“马刺战役”也因此得名。

联军步兵随后也对法军营地进行的了攻击,并迫使法国人撤出了多个据点。遭到围困的特鲁昂城,在马刺战役结束后就失去了全部希望。城里的守备队一直坚持到8月22日,才向英王宣布投降。

围城期间 发生械斗的英国与德意志士兵

此后,英国人开始拆除特鲁昂城的防御工事,以便确保本地不再能成为阻拦他们的基地。但英王和皇帝都已经准备开始进攻他们的下一个目标--图尔奈。志得意满的亨利八世,在自己的首次征战中就获得了大胜。虽然胜利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己方的数量优势与法国人的指挥失误,但对于年轻的国王来说已是非常不错。

但就此时,英格兰北部的急报传来,一支庞大的苏格兰军队开始越境南下。显然,他们是依照中世纪留下的同盟协议,出兵为法国人分摊压力。由于英军主力不可能及时赶回,他们就只能寄希望于留在本土的民兵团了......

推荐阅读

吉内加特战役:另一场百年战争的开端